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贵金属价格高位震荡,铂金等国内贵金属产业发展受到严峻考验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贵金属价格高位震荡,铂金等国内贵金属产业发展受到严峻考验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贵金属价格高位震荡,铂金等国内贵金属产业发展受到严峻考验。疫情前期,为保障这些极度匮乏的物资顺利生产供应,相关贵金属材料企业提前复工复产。全球疫情大规模暴发后,铂族金属价格短时间内出现两次恐慌性暴跌。

  与国外主要贵金属交易市场相比,国内贵金属交易市场中,铂族金属交易产品较少,从现货买卖、期货交易到场外租赁,总体上在交易品种、价格流动性、交易时间等方面存在较大优化空间。

  “在电子化网络物流方面,海外市场拥有成熟的电子化贵金属账户,可以便捷地完成贵金属权属及实物转移,国内贵金属账户管理则正在建设和完善中。”中国石化催化剂公司贵金属分公司党支部书记兼副总经理徐劲松表示:“无论买还是卖,均受限于自身刚性需求,只能被动应对市场价格变化,这为铂族金属产业企业带来巨大资产安全风险。”

  徐劲松表示,国内工业企业交易铂族金属的主要方式为现货买卖,一般是根据生产需要确定购销,需要时从市场购入,不需要时从市场抛出。但是,从持有到售出,企业全程不具备价格风险应变能力,价格只决定于自身供需时点,被动应对;如果提前采购或延后卖出,企业则面临诸多压力,如持有成本、买卖时机、生产压力、环保风险等。

  对此他建议,国内需尽快建立更加完善的铂族金属交易市场,使企业可在不同时间点进行买卖、租赁、期货交易,来防范自身持有铂族金属的风险,降低成本,增强经营质量和效率。“国家有关部门应该借鉴国外市场经验,开发更多符合市场需求的贵金属交易中心和产品,通过制度法规的持续建设,利用新的科技手段,形成统一规范的市场网络和全天候的服务体系。”徐劲松说。

  当前,受全球疫情影响,大宗商品、贵金属的供需基本面正发生深刻改变。疫情发生前,世界铂金投资协会预计2020年全球铂金供求的基本面为全球总供应量252.5吨、总需求量248.8吨;然而疫情发生后,全球铂金的供求基本面发生了显著变化。

  世界铂金投资协会亚太区负责人邓伟斌表示,南非矿山作为全球铂金供应主体,今年以来发生重大减产事件:一是英美铂业转炉工厂事故,可能减少15.6吨铂金产量;二是受疫情影响,南非矿山已封锁5周,预计减产8吨铂金产量;三是全球物流中断、回收工厂停工,预计将在下半年影响铂金的二级市场供应。在需求侧,虽然出现了汽车需求减少、首饰消费整体市场疲软等情况,但疫情下强烈的避险需求,仍推动实物铂金的投资需求大增。

  “如果疫情短期内无法得到有效遏制,汽车产业对于铂族金属的需求可能会大幅下降。而综合来看,由于疫情导致的供应中断影响,会大于首饰与汽车行业的需求下降。”英国金属聚焦公司董事尼克斯认为,今年铂金市场的市场供应盈余状况将有所缓和,然而这仍是铂金价格上扬的主要抑制因素,预计今年铂金价格上涨的主要驱动力将是金价上涨的溢出效应。

  相比之下,疫情对钯金供应量影响较小,但使得汽车产业的钯金需求量大幅下降,预计今年钯金的市场供应短缺敞口将缩小。不过,持续性的结构性短缺有可能支撑价格继续走高。

  就国内铂金市场表现而言,第一季度铂金进口量大增,上海黄金交易所第一季度铂金交割量大涨,铂金现货市场租借利率处于两位数;进而推动铂金现货价格从600美元/盎司以下快速反弹至750美元/盎司上方,但目前依然比年初高位价格低25%。

  “短期谨慎乐观,长期看好。”邓伟斌认为,未来10年,燃油车市场预计依然是主流市场,随着全球汽车尾气排放政策趋严,将支撑铂族金属作为尾气催化剂的需求;钯金市场的持续性短缺会推动铂金进入汽油车催化剂反向替代部分钯金;欧盟的碳减排政策有望提振铂金需求;全球燃料电池车及氢能产业的蓬勃发展也会长期利好铂金需求。

  本报记者 温济聪

【编辑:田博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